海口百年邱氏祖宅

踩着青石地板沿街行走,一扇斑驳的木门不经意闯入视线——就是这扇斑驳的木门将门外繁华的商业街与门内这座百余年历史的老宅相隔。海口骑楼老街中山路63号是这所始建于清代咸丰七年(1857年)的邱氏祖宅的专属门牌号。借着昏黄的灯光推门而进,穿过一间高挑的厅堂来到庭院,居住于宅子内的邱家后代们正惬意地吹着晚风闲聊天。依照年限,邱氏祖宅是一座实至名归的古建筑。2009年海口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摸清了海口市现有古建筑795处,多为明清时期,而邱宅是清代最具代表性的琼北民居,同时带有浓厚的中原文化印记,而它的木雕也是这一批民宅文物中较为精美的。

推开门往里走去,高度呈稍稍递增之势,而且它们都处在同一条中轴线上,南北贯通,房屋外围两侧各有一条小巷子,正屋和两侧有廊庑。而在正门后有一扇隔断,绕过隔断后却发现,大门与骑楼中山路平行却与前堂、中堂不平行。房屋间隔局促,大门后特设木隔断是为了调整缓冲局促之感。至于为何与古建筑中轴对称平行的原则相悖,据邱家后代介绍,1924年前后重修骑楼,为了与整条街布局保持一致,大门和隔断与中山路平行,却不与前堂、中堂平行。

 

 

不管是邱宅的窗户、格棂、门扇、隔断(门的上方),还是正堂里神龛、几案、供桌之上,还是屋顶梁木之下,栩栩如生的木雕图案随处可见。兰花、菊花、莲花、石榴、牡丹花、杜鹃花、喜鹊、金鱼、蜻蜓、蜜蜂、人物、玉佩、如意、花篮、瓶子、祥云、文字等,凡是能寄托美好祝愿的木雕纹饰图案一应俱全,技艺十分精湛,反映了屋主祈求福寿、喜庆、吉祥、如意、富贵和平安的美好心愿。

拾级而上前堂,用手抚摸虚掩的房门,一种别于木质的摩挲感传来,一位喜爱民间文物保护的丁先生认为房门木雕凹凸处打上的是贝壳粉。“这是福建木雕风格,正堂的门、窗、房檐等材质多为榫卯木结构。”他判断。当穿过高挑的前堂,来到一间小庭院,庭院两侧是东西厢房,虽然厢房前已被后人新加盖了水泥墙并圈出了一个小院落,但隔着水泥墙依稀能看到刻有“芝香室”的匾额于西廊庑上。此题名出自《孔子家语》: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化矣。意为君子之居所。

 

 

“手捧流泉,通体凉爽”出自宋代诗人白玉蟾的诗词《挹爽》。而与之相对的东廊庑挂着“挹爽轩”匾额多是出于此诗。丁先生判断,白玉蟾是海南琼州人,想必屋主是知道出处的。而在山西、苏州园林中也有“挹爽轩”,但在海口这样炎热潮湿之地,取名“挹爽”更是表达了一种别样的心境。再往前行,便是“笃庆堂”正堂了,正堂匾额上的“笃”有踏实、笃定之意,“庆”有福庆、喜庆之意。

 

 

邱家第七代邱庆泽回忆起家里老人告诉他的故事:“在海口定居的邱家家境殷实,不仅在海口拥有几百亩土地,还有十多家铺面,邱氏第二 三代人基本靠收租金过生活。“按以前邱家的富裕生活程度来看,将正堂匾额上笃庆堂,理解成幸福一点也不为过。”邱庆泽说。说起邱家的种种过往,不管是邱氏第六代邱世枋、第七代邱庆泽,还是邱庆泽的小女儿,大家不约而同感叹:“我们的老宅子以前很大,共有五进院落,老祖宗打下的家业非常殷实。”继而话锋一转,言语间满是惋惜:“现如今祖宅衰落了。邱世枋总听已有90高龄的母亲说起,母亲1945年嫁到邱家时,邱家第一进院落就已经因修建骑楼老街而被拆,民国以前,第一进是通到中山路以外的。

 

64岁的邱庆泽回忆,幼时父亲没有工作,一家生活全靠祖父接济,十分拮据。“房间远不够一家十几口人居住,后来连庭院里都睡满了人,整个邱宅最多时住着20多户200多个人。”那段人挤人的日子让邱庆泽不愿多描述一句。“文革”后老宅状况好转,50年代左右出生的孩子已经长大,他们纷纷到工厂工作,减轻了家里负担,直到今天,邱世枋和邱庆泽叔侄二人还住在邱宅内,和他们两家一起生活的还有与之年纪相仿的4家邱宅后代。“我们一出生便住在这里,习惯了,也不愿搬走。”邱世枋说。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作者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