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海中原镇有一处文化美景,有莲塘,有规模庞大的华侨大宅

琼海中原镇的莲塘村是远近闻名的中国传统村落,村中有一处广阔的莲塘,一派绚丽的田园风光。莲塘畔旁近百年历史的华侨建筑王业珍故居更是风姿卓绝,蔚为壮观。王家大院有着琼海青砖文化的特色,又带着浓郁的南洋风情,至今仍不断散发着迷人的魅力,吸引着爱好乡土文化的游人前往寻微探幽。

博鳌火车站距中原镇墟不远

 

莲塘岸边,人间烟火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我们自海口市沿东线高速公路驱车南下直奔琼海市中原镇。中原镇,曾经是乐会县城的所在地,素有“琼海南部商埠”、“华侨之乡”之称。在博鳌火车站接上三亚来的摄影师,中午我们在小镇上吃了顿便饭便继续启程向莲塘村出发。

 

中原镇墟上最引人注目的是藤萝雨树。街道两旁300多棵藤萝雨树树干披着一件毛茸茸的绿衣,郁郁葱葱,树冠如盖,把中原的街道纳入一片阴凉之中。

 

沿着223国道一直往东开去,转进乡道,公路两旁尽是槟榔树,林木繁茂,莽莽苍苍。待入了莲塘村,花木夹道,绿树环抱,青砖瓦房掩映在一片浓绿叠翠之中。2016年,莲塘村和博鳌镇的留客村,入选住建部中国传统村落名录,这也是琼海市首次有村落入选。

 

进入村里,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池塘,碧水如玉,荷叶青青,它长200米,宽约40米,宛如葵扇形状。池塘边上有一座两层高的阁楼式建筑,门口竖着一石碑,刻着“海南省文物保护单位——王家大院”。抬头一看,大门紧闭,爬山虎已悄悄攀上了院墙和骑楼的窗户。门前栽有几株槟榔及整齐的花木,让人一看就知道这座宅院仍有人在打理。

 

沿着大宅高达4米多高的外墙绕行一周,它的气势立刻显现出来了。外墙窗户极少,偏门有三四个,连巷道小径都铺上了严严实实的小青砖,可以领略出主人当年在建造方面的用心。

 

看宅老人正在午休。我便在池塘边随便走走。这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夏日午后,池塘边却是凉风习习。村里绿树成荫的环境,村前荷池蛙鸣,让人在心旷神怡之时完全忘却了远途的劳累。

 

一座优雅的廊桥连通着池塘的两岸,水中有一座用实木搭建而成的六角亭子,有曲折婉转的木栈道相连通,处处散发着浓浓的古典风情。一群白色的鸭子在桥底下草丛间从容觅食,另有一群则在池塘里缓缓地游弋。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池塘里有大片大片的荷花,莲塘的村名因此由来。小桥流水,芳草萋萋,村落宁静安谧,光阴温情地覆盖每个角落。莲塘岸边就是参差的民居,处处是人间烟火的味道。

 

大宅小院,别致风情

终于等来了小门的打开,看宅人王礼致热情的接待了我们。作为房主的亲戚,王礼致从1980年代中期就受托守护着这座华侨大宅。他把院子管理得井然有序,且喜于栽花种草。花红柳绿间,处处呈现勃勃生机。

在浙江出生的王礼致

 

据王礼致介绍,大宅主人王业珍20世纪初飘洋过海到马来西亚谋生,先是在橡胶园打工,后来在马六甲等地开设了“锦和信局”,经营钱庄汇兑的业务。发达后,王业珍便寄钱回乡建造豪宅祖屋。

 

因海外交通的不便,大宅光备料便用了整整三年时间。木材、钢筋、水泥等都是从海外运回,青砖和瓦片则是本地烧制的。原计划在旁边再建一幢,由于日本侵琼而告吹。

 

大屋的外墙是青灰色小方砖,大屋里面墙也是由同样的方砖砌成,青瓦覆盖屋顶,近百年的历史,青砖黛瓦已经把老宅渲染出一份淡雅温和的古韵。二楼环状连廊阳台,视野开阔的优雅露台,镶嵌翡翠琉璃瓶的栏杆,绿琉璃花窗的广泛运用,印痕犹新的地砖,庭院露台之间,则弥漫着一股南洋特有的慵懒风情。

 

作为大院头门的西式阁楼,对着厅堂大门,楼阁下是一道屏风。屏风上的雕花很简单,板木上方是圆木小窗,透过小窗古宅大院和第一进房屋就显现在眼前。这道屏风除了起到遮挡视线、保护内院私密的作用,还可以在贵客临门时,当成中门一样打开以示隆重。

 

大门左边是一道高高的院墙,靠西的墙下边砌着三个花坛。花坛内长着各种绿植,绿意盎然,有一株三角梅就像一颗大型盆栽,傲娇的站在墙边。苍劲的藤蔓爬过墙角,长出的红色花朵。砖缝里伸出的丛丛绿草,似水流年匆匆而过,感觉每一片苔藓都写满诗意。一只白猫懒洋洋在院子里走来走去。

 

进门后右手边则是偏房和杂物间。偏房上面原来还有三间房屋,用来居住和做书房用。二楼的横廊边设有围栏,围栏之上镶翡翠绿的琉璃瓶。围栏之上原早还有三个美丽的拱廊,它们却在1973年遭遇大台风被摧毁了,不复存在。这也是这座华侨大宅建成近九十年来所遭受到的最大损失。

 

雕栏玉砌,春水东流

寂寞梧桐,庭院深深,每一座古宅都是一部大书。王家大院由门房,偏房、三幢正屋组成,一共有30多个房间,占地面积980平方米。大院的主体建筑是一列三堂纵进布局的砖木瓦房,分别称为前堂、中堂、后堂。

 

它们均衡地排布在一条直线上,厅内前后门正对,一望到底,由于财力雄厚,它们比当地普通民居要高出许多。王业珍生了三个儿子,每一人一进房子,幼子分得前堂一进,后堂则归属长子。

 

前堂是平时接待客人和宴请朋友的礼仪场所,因此主人在这里花费了不少的功夫,厅里悬挂着字画作品,椅子等一应俱全。相对于屋檐下三个富有南洋特色的拱券,与门楼正对的第一进正屋正厅之上女儿墙的三个围栏呈现出波浪状起伏的优美,格外显眼。

 

每座围栏正中央设一个大圆孔,墙头上还装饰褶皱,四周是色样优美的灰塑作品,让整个前厅显得庄重而神秘,整体有种南洋宫殿的风范,给人雕栏玉砌应犹在的诗意。在楼顶走道上便能近距离观赏到老宅山墙顶沿上一溜精致的灰塑雕花,如配上鲜艳的颜色,如为老宅镶上一道精致的花边。

 

中堂与前后大屋相通,光线通透,不论是向上看还是往下回首,目光都能一览无遗贯穿全局。墙上挂着主人一家几代的照片,黑白照透出浓浓的时代气息。后堂是大院最主要的部分,这里不仅是祭祀祖宗神灵的场所,也是长辈或主人居住的地方。

 

在神龛下,房屋主人的画像高挂其中,神龛前面摆放八仙桌,左右两侧摆设太师椅和罗汉床,这些桌椅和床都雕刻上象征吉祥如意内容的图案。这些床、椅都是当年房屋建好时搬进来的家具,选用木材大部分是酸枝木类的硬木,虫子都咬不进去。现在都还可以用,没有一件是坏了的。

 

横屋与堂厅之间留着窄小通道,仅一人容身而过,这条窄狭的通道是专供家中女眷及佣人行走。由此看来,虽然房屋主人虽有着海外的生活经历,但旧时代“男尊女卑”的思想还是在他建造的宅院中暴露无遗。

 

挨着堂屋的左侧是两个小屋子,靠院墙的为厨房,另一个为杂房,杂房放粮食或工具等。后堂的后墙高高竖起,整个老宅成一个封闭式的庭院。

 

天井的东边有青砖砌成的楼梯,我由此登上横屋的二层回廊,从高处一览前后优美景致,前面便是宽阔的池塘,身后则是青砖灰瓦,透出古朴无华的诗意。深藏在宁静乡间的大宅,虽然曾经有过辉煌,但也不可避免地在岁月更迭中渐渐地老去,只留给人们无限的遐思。

赞 (1)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作者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